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忘了乌镇西塘吧!这才是江南第一!不仅有如画景色,更藏着一个惊天秘闻,改变了一个王朝的命运!

郑宅古镇是位于金华浦江县。自南宋建炎年间开始,历经宋、元、明三朝旌表,郑氏家族以孝义传家,世代清廉,故又被称为“郑氏义门”。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明太祖朱元璋亲赐郑氏一家为“江南第一家”。

她的传奇故事在于:其一,这一家族十五代同居生活,300年不分家,鼎盛时期郑家3000余人同吃一锅饭;其二,郑义门173人为官,官位最高者位居礼部尚书,却没有一人因贪墨而遭罢官。

历史上,一个家族累世同居被朝廷旌表,可称“义门”。历朝表彰的“义门”中,一般五世、七世就属难能可贵。而郑义门,其合众生活的热闹场景,却足足延续了十五世。

天下家法第一文典

是什么,使这个寻常的人家有着如此强大的凝聚力?又是什么,让这个传统的家族延续着如此旺盛的生命力?

让我们把历史的镜头回放到一千多年前的北宋年间。一个名叫郑琦的老人,自感不久于人世,召子孙来到郑家祠堂,并立下遗嘱:“吾子孙有不孝、不悌、不共财聚食者,天实殛罚之”。就是这一声临终前的嘱托,开启了郑氏家族十五世的故事。

郑氏先人已不在,然而留下的家风家训,却实实在在刻在石碑上,流淌在郑氏子孙的血液里。

《郑氏规范》节录

善治家

【第十四条】

家长专以至公无私为本,不得徇偏。如其有失,举家随而谏之。然必起敬起孝,毋妨和气。若其不能任事,次者佐之。

释义:家长以至公无私为根本,不得以私情而有所偏向。如其有过失,全家随时可以规劝他。但规劝方式必须以孝敬为准则,不能伤害家庭和气。家长本人确实不能胜任管理事务的,由年龄居第二者辅佐他办事。

【第十五条】

为家长者当以诚待下,一言不可妄发,一行不可妄为,庶合古人以身教之之意。

释义:作为家长,应诚恳地对待儿女,言行举止都要以身作则。

【第二十五条】

择端严公明、可以服众者一人,监视诸事。四十以上方可,然必二年一轮。有善公言之,有不善亦公言之。如或知而不言,与言而非实,众告祠堂,鸣鼓声罪,而易置之。

释义:选择为人端正严明、并能服众的一人,监视家族各类事务。担任监视的人必须年满四十岁,且二年一任。家中有好事及不好之事,都由监视在公堂上提出。如知道后不提议的,或说得不切实际,家众可告于祠堂,鸣鼓声罪。然后更换并选择新的监视。

【第二十九条】

造二牌,一刻“劝”字,一刻“惩”字,下空一截,用纸写贴。何人有功,何人有过,既上《劝惩簿》,更上牌中,挂会揖处,三日方收,以示赏罚。

释义:制造木牌二块,一块刻“劝”字,一块刻“惩”字,下半部空出一段。何人有功劳,何人有过失,不仅记入《劝惩簿》,还要写在纸上分别贴到“劝”、“惩”二牌的下半截空白处,在家众会拜处悬挂三日,以示赏罚。

【第三十八条】

新旧管皆置《日簿》,每日计其所入几何,所出几何,总结于后,十日一呈监视。果无私滥,则监视书其下,曰:“体验无私”。后若显露,先责监视,次及新旧管。

释义:新旧管都要设立《日簿》记载每日收入多少,支出多少,并汇总结果于后,每十天呈报给监视审核。如果确实没有胡乱使用,监视则签上“体验无私”四字,待后若发现有过度和不正当的费用开支,首先责罚监视,其次再责罚新旧管。

敬祖先

【第一条】

立祠堂一所,以奉先世神主,出入必告。正至朔望必参,俗节必荐时物。四时祭祀,其仪式并遵《文公家礼》。然各用仲月望日行事,事毕更行会拜之礼。

释义:建祠堂一所,以供奉先祖神位,家族有重大事务必到祠堂禀告祖先。到每月初一、十五日必须在祠堂举行参拜仪式,逢传统节日必须敬奉时鲜果品。春夏秋冬四时祭祀仪式都应遵照《文公家礼》。但举行祭祀仪式的日子为每季季中月份的十五日,即夏历二月十五日、五月十五日、八月十五日、十一月十五日。祭祀完毕,再举行会拜之礼。

【第四条】

祭祀务在孝敬,以尽报本之诚。其或行礼不恭,离席自便,与夫跛倚、欠伸、哕噫、嚏咳,一切失容之事,督过议罚。督过不言,众则罚之。

释义:祭祀务必孝敬,以向先祖表达报答恩德的诚心。如果有人在行礼之时不恭敬,随便离开席位,站立不正、打哈欠、伸懒腰、打呃、打喷嚏、咳嗽,一切失容之事,由督过出面提出处罚。如督过不言,大家议罚。

【第六条】

子孙入祠堂者,当正衣冠,即如祖考在上,不得嬉笑、对语、疾步。晨昏皆当致恭而退。

释义:子孙进入祠堂,应当衣冠端正,犹如先祖亲自在上,不得嬉笑、谈话,走路要稳、慢,不得快步,早晨和黄昏进入祠堂时都应该极其恭敬地进退。

【第一百三十八条】

凡遇生朝,父母舅姑存者,酒果三行;亡者则致恭祠堂,终日追慕。

释义:凡是遇到父母公婆生日,健在的则敬以酒馔果品三行。亡者则到祠堂敬上供品,终日追认思念。

尚节俭

【第一百二十八条】

子孙不得与人眩奇斗胜两不相下。彼以其奢,我以吾俭,吾何害哉!

释义:子孙不得与人炫耀新奇比赛争胜,两不相让。他人有他人的奢侈,我们有我们的俭朴,这对我有什么妨害呢?

【第一百三十条】

家业之成,难如升天,当以俭素是绳是准。唯酒器用银外,子孙不得别造,以败我家。

释义:成就一份家业,确实难于上青天,所以必须以勤俭朴素为准绳。除了祭祀用的酒器用银子制造外,不得用银子制造其他任何器具,以败我家。

【第一百三十六条】

子孙不得无故设席,以致滥支。唯酒食是议,君子不取。

释义:子孙不得无故摆设宴席,造成过度的开支。仅以酒食是否丰盛来衡量人品,品格高尚的人是不会采纳这种做法的。

【第一百三十九条】

寿辰既不设筵,所有袜履,亦不可受,徒蠹女工,无益于事。

释义:寿辰既然不设筵席,所有送来的鞋袜亦均不可接受。因为那样不过是白白浪费女工,对于益寿延年没有益处。

重教育

【第六十八条】

子弟年十六以上,许行冠礼,须能暗记四书五经正文,讲说大义方可行之。否则,直至二十一岁。弟若先能,则先冠,以愧之。

释义:子弟年满十六岁可以举行冠礼。但必须能背颂《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及《诗经》等五经正文,并能讲说其中的道理。否则至二十一岁再行冠礼。弟弟若先能背诵,则比哥哥先行冠礼,以此激励兄长。

【第一百一十六条】

延迎礼法之士,庶几有所观感,有所兴起。其于问学,资益非小。若哤词幼学之流,当稍款之,复逊辞以谢绝之。

释义:聘请通晓礼仪法度的儒生为师,就有可能让学子通过学习有所启发,学业上有所进步。那样的老师对于解答疑问、讲授学业,帮助是不小的。那种只会言语杂乱之词、教授幼童习字描红的先生,可以先略微款待,然后婉言辞退他们。

【第一百一十八条】

子孙自八岁入小学,十二岁出就外傅,十六岁入大学,聘致明师训饬。必以孝悌忠信为主,期抵于道。若年至二十一岁,其业无所就者,令习治家理财。向学有进者弗拘。

释义:子孙自八岁入学学习文字、音韵,十二岁外出就学,十六岁开始学习关于道德教化学说。必须聘请名师教导,学习内容以孝悌忠信为主,以期望掌握为人处世的道理。若年至二十一岁,还未能在学业上有所成就的,令其学习治家理财。学业一向有上进的不拘于此。

【第一百二十七条】

子孙处事接物,当务诚朴,不可置纤巧之物,务以悦人,以长华丽之习。

释义:子孙处事及待人接物,应当诚恳朴实,不要设置细巧之物,取悦于人,以滋长华丽的习气。

睦乡邻

【第九十二条】

立义冢一所。乡邻死亡委无子孙者,与给槥椟埋之;其鳏寡孤独果无自存者,时赒给之。

释义:公堂设立埋葬无主尸骨的义冢一处。身后无子孙的邻里乡亲死亡,公堂提供棺材安葬。无法生存的鳏寡孤独族人,由公堂按时给予接济。

【第九十七条】

里党或有缺食,裁量出谷借之,后催元谷归还,勿收其息。其产子之家,给助粥谷二斗五升。

释义:街坊邻里有缺食的,可根据我们自己的力量拨出稻谷借给他们。秋收后仍然以稻谷归还,勿收利息。如有生育孩子的家庭,则提供他们助粥谷二斗五升。

【第九十八条】

展药市一区,收贮药材。邻族疾病,其症彰彰可验,如疟痢痛疖之类,施药与之。更须诊察寒热虚实,不可慢易。此外不可妄与,恐致误人。

释义:公堂开设药市一区,收贮药材。邻居亲族如有疾病,其症明显可以查看的,如疟疾、炎症、皮肤病之类,及时与之施药。在诊断时,须仔细察看病人的寒热虚实,不可轻心忽视,更不可乱施药物,以误他人。

【第九十九条】

桥圮路淖,子孙倘有余资,当助修治,以便行客。或遇隆暑,又当于通衢设汤茗一二处,以济渴者。自六月朔至八月朔止。

释义:塌梁桥和烂泥路,子孙若有余资,当助款加以修理,以方便行人。炎热夏季,自六月初一起至八月初一日,在通衢要道路口,摆设热茶一二处,以解行人之渴。

崇清廉

【第八十六条】

子孙器识可以出仕者,颇资勉之。既仕,须奉公勤政,毋踏贪黩,以忝家法。任满交代,不可过于留恋;亦不宜恃贵自尊,以骄宗族。仍用一遵家范,违者以不孝论。

释义:对有才能可以出仕的子孙,公堂应给以相当的资助和勉励。子孙出仕为官后,应该奉公守法,努力政事,不要涉足贪污受贿之事,以辱没家庭、触犯家法。任满离职,不要过于留恋官位,亦不应该自认为尊贵,对族人趾高气扬。即使外出为官亦必须遵守《规范》。违者以不孝论。

【第八十七条】

子孙倘有出仕者,当蚤夜切切以报国为务。怃恤下民,实如慈母之保赤子;有申理者,哀矜恳恻,务得其情,毋行苛虐。又不可一毫妄取于民。若在任衣食不能给者,公堂资而勉之;其或廪禄有余,亦当纳之公堂,不可私于妻孥,竞为华丽之饰,以起不平之心。违者天实临之。

释义:出仕为官的子弟务必早晚都要记住如何报答国家,关怀体恤穷困的黎民百姓,对他们应该如慈母爱护自己的儿子一样。对鸣冤求助的百姓要有哀悯侧隐之心,务必访查真情,不要苛刻虐待。更不能妄取百姓的一丝一毫。子弟在任时若衣食不能自给,公堂则给予资金补贴;奉禄若除衣食费用之外还有节余的,节余部分必须交纳给公堂,决不可私与妻子儿女,让她们竞相置办华丽的服饰,而使其他人产生不平之心。违者上天会实实在在地将不幸降到他们的头上。

【第八十八条】

子孙出仕,有以赃墨闻者,生则于《谱图》上削去其名,死则不许入祠堂。如被诬指者则不拘此。

释义:子孙在出任官员期间,有因为贪污受贿而臭名远扬让公堂知晓者,生前则在《谱图》上削去其名字,死后则不许入祠堂。如被诬告冤枉者,则不拘于此。

《郑氏规范》虽然是郑氏的家训,延续的是郑家的家风,但包含的生活态度、道德修养、学识涵养,仍然适用于现代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郑氏规范》经宋濂整理带至南京,成为明代典章制诰的蓝本,被哈佛大学学者视为“大明律”的重要思想源泉。中纪委、国家监察部网站力推“郑氏”家风,中央电视台《记住乡愁》等多有报道。

惊天秘闻

明代第二位皇帝建文帝的下落之谜,一直是历代人们的话题,也是研究者反复考证的课题。而在江南第一家却有着许多与建文帝有关的传说与遗存,这些传说和遗存跟建文帝密切相关,而这些又与江南第一家与帝王之家的渊源紧密相联。

这老朱家的第一个皇帝,叫朱元璋,也就是明太祖。都说“打江山易,坐江山难”,这朱元璋从元朝的手中夺得江山,建立大明王朝后,就开始思忖起坐江山的事。管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管理国家。有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有大明“开国文臣之首”称谓的宋濂向朱元璋推荐了“郑义门”。这个宋濂在“郑义门”当过老师,深知“郑义门”的前前后后,宋濂致仕还乡后,还和他人帮着规范过郑氏家规168条。朱元璋从郑氏族人所献的郑氏家规中,寻找到了一些治国理念,所以才有了洪武十八年(1385年)朱元璋亲赐“江南第一家”的旌表。

时间从现代倒回去看,于“郑义门”而言,明初的这段时间,也是他们鼎盛的时光。皇帝一次又一次的嘉奖,让他们备感荣焉,于是才引出一段江南第一家与建文帝的关系。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建文帝,建文帝名朱允炆,是太子朱标的儿子。朱标是朱元璋的嫡长子,朱元璋称吴王时,立朱标为王世子,朱标随宋濂学习经传。他自幼受到悉心教导,朱元璋对他寄予厚望,多方培养。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朱标被立为皇太子。朱标天性仁慈,对兄弟十分友爱。也许这一点被马上皇帝的朱元璋所不喜。朱元璋不光杀性重,猜疑心更重,加之太祖身体又很健康,所以朱标这个皇太子不是那么好做,颇有些郁闷。朱标对自家老爷子大伐功臣很有意见,并与朱元璋争吵。某天,朱元璋把太子叫到跟前,让他把一根长满刺的荆棘拿起来,太子试了几次,也无处下手。朱元璋说:“你怕刺不敢拿,现在我把这些刺给你去掉了,你再拿不是更好吗?现在我杀的这些人就是刺啊!”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朱标因“风寒而毙”,死因令人奇怪。风寒实质上就是指风和寒相结合的病邪。在《素问·玉机真脏论》解释为:“风寒客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说白了,风寒就是现在的感冒,因感冒而死,有点解释不通。皇室的政治斗争很残酷,一点小事有可能就会被人利用,煽风点火,引来灾难。为了保全皇家的威严和名声,皇帝会对一些影响到皇家威严的人采取不法手段剥夺其生命,然后把不能公之于世的死因归于“风寒”。

朱标死后,朱允炆被明太祖立为皇太孙。六年后,洪武三十一年,明太祖朱元璋也离开人世,于是,朱允炆登基为帝,时年21岁,史称明惠帝。朱允炆性情因与其父差不多,温文儒雅,皆以宽大著称。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朱允炆曾向太祖请求修改《大明律》,他参考《礼经》及历朝刑法,修改《大明律》中七十三条过份严苛的条文,深得人心。

明太祖在位的时候,为了巩固皇室,他大封宗室为藩王,这些藩王拥有私人护卫军队。对朱允炆来说,这些藩王大多是他的叔叔,又有封地又有兵权,他心中很是不安。纵观历史,藩王作乱的例子不要太多哦。朱允炆即位后,下令各王国的地方文武官员俱听朝廷节制,采取削藩政策,先后废黜周王、湘王、齐王、代王及岷王。但在部署对付年龄最长、军功最多、武力最强大的燕王朱棣时,一个致命的弱点出现,由于朱元璋生怕大臣起来造反,为了给子孙后代创造一个他认为稳妥的氛围,朱元璋大肆诛杀功臣,武将杀,文臣流放或毒死,像前面提过的宋濂因牵涉胡惟庸案,虽已致仕,也不能免,被流放四川,途中病死。看似江山是稳固了,但朱允炆接手皇位后,就发现可用人才不多。

因为身边谋士缺乏实际的政治经验,在对付朱棣时,打草惊蛇,引发了燕王先发制人的念头。在权衡利害之后,于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燕王起兵反叛。他以“靖难”为名,向南京进军。

金川门之变,朱棣得以进入皇城,一场大火之后,发现了几具尸体,据说其中一具是朱允炆。这是官方必须要这样宣布的,否则朱棣就即位不了,如果即位不了,那也就没有后来什么明成祖一说了。

那么朱允炆被烧死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为何这样说?因为江南第一家的有关资料表明,朱允炆从南京出逃后,是躲在“郑义门”的。因为宋濂是太子朱标的老师,所以,朱允炆对宋濂的学生也有好感,宋濂的学生,大家熟知的被明成祖诛十族的方孝儒,就是朱允炆的得力助手,以“郑义门”八世祖郑洽为代表的江南第一家学子也得到了朱允炆的重用。南京朝廷武将紧缺时,郑洽还被建文帝封为留守卫都尉指挥使,郑洽和他人组织南京军民与朱棣的军队进行战斗。

据有关史料,“靖难之变”时跟随建文帝的共有22人,其中就有翰林待诏郑洽。当时情况非常危急,众臣提议:“忠臣出于孝义之家,浦江郑氏义门孝义家可居。”郑洽对朱允炆说:“臣蒙高皇隆恩,无以为报,今正其时也。”

乘船一路南下,建文帝就这样来到了浦江“郑义门”,江南第一家。这个颇有点“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意思。爷爷朱元璋策封,孙子朱允炆避难。

“郑义门”的家长把建文帝藏在万松岭和古树蔽天的东明山西麓这个地方。江南第一家至今留有反映建文帝在这里避难史实的古迹,帮助建文帝羁难脱身的枯井“建文井”,以及供建文帝藏身的小阁楼“老佛社”等。至今,还有一只朱允炆的靴子供奉在江南第一家,当然真正的那只靴子肯定上交国家了。郑氏子孙们结婚用的礼堂昌三公祠的18块门板上,中间花板雕刻的就是建文帝从继承皇位到退位出逃江南第一家的完整故事。

据说,建文帝避难来郑宅街上观灯解闷,被迎龙灯的村民认出,马上半跪行礼,龙头也随着半跪的人下颠,此后,这种其意在向建文帝行礼的跷脚灯头即行礼灯头,一直在延续。

既然被人认出,告密的人肯定会有,“郑义门”是肯定不能待了,怎么办?一条路,继续逃亡,没有办法的办法。

郑洽护卫着建文帝逃向南方,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建文帝泛舟出海,去了南洋,并在某个小岛上过着自食其力的隐居生活。当时中国去南洋的人很多,据说张士诚失败后,他的一些部下就逃往南洋,拓荒移民。有人考证,建文帝避难福建泉州开元寺,并在开元寺出海,最终隐居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东海岸。

为什么说出海避难这个说法有其可靠性,我们来看郑洽。郑洽护送建文帝到南方后,他并没有跟着建文帝出海,也许他另有任务,反正他隐居在福建宁德郑岐村。2010年3月,福建宁德郑岐村郑洽的后裔前来“江南第一家”认祖归宗,重续延脉。

此前“江南第一家”祭祖时都是鸣钟二十五下半,鸣钟半下是何意?原来郑洽忠于建文帝而不顾家族安危,隐姓埋名,随建文帝出奔,郑氏族人怕受牵连,就在家谱中暂时削去了郑洽的名字。郑氏后裔在祭祖时本应先鸣钟二十六下,然因讳郑洽之名,只得鸣二十五下,但后代子孙不甘隐其名,在二十五之后,复鸣半下,以示郑洽随建文帝出奔之意,这一习俗延续至2010年。在福建宁德郑岐村郑洽后裔前来“江南第一家”认祖归宗仪式上,600多年后,第一次敲响了二十六下完整的钟声,“失踪”六百多年的郑义门第八世孙,建文帝的从亡大臣郑洽终于归宗。由此可见,建文帝当时没有死在皇宫大院内,而是出逃在外。

由于朱允炆出逃海外的传闻,明成祖朱棣放心不下,他担心建文帝纠集当地的中国人,或者是以宗主的身份号召南洋诸国兴兵,因此特意派遣太监郑和数下西洋,主要就是寻找建文帝,否则,如为宣扬国威,为何要用太监,正因为寻找建文帝是皇帝家事,朱棣又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相比而言,太监是皇家佣人,更可靠一些,于是朱棣派太监带队出海寻找。《明史》也是这般记载:“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永乐三年六月,命和及其侪王景弘等通使西洋,将士卒二万七千八百余人,多赍金币。”而且在郑和的船队里,还有一部分是锦衣卫,专门负责侦缉,想必是为了探知建文帝踪迹的,否则在海洋当中,要锦衣卫做什么?那可都是特务啊。明朝对周边国家又没有什么侵略的野心,朱元璋开国之初就列有不征之国的名单。

建文帝的下落,数百年争讼不决,已成历史悬案。但从“江南第一家”郑氏族人提供的资料来,建文帝没有死在当时的火海中,也是不争的事实。

江南第一家

青山庭院古镇,小桥流水人家

郑宅至今尚存有江南第一家郑氏宗祠等一批重要文物群落,有遗址二十余处,郑氏家祠为当年族人同居的活动中心,始建于元初,占地约六千六百平方米,结构宏敞,风格古朴,令人惊奇的是祠内鸟雀不居,蜘蛛不留,蚊蝇无迹,夏日清凉无比。

宗祠正厅高悬着许多历代名人题匾和联语,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前厅及拜厅天井内有宋濂手植的古柏,枝干虬劲,上薄云天。宗祠周边又有孝感泉,九世同居碑亭、东明书院、老佛社、建文井等古迹。

当走进“江南第一家”这规模巨大,气势宏伟九座牌坊时,深深感受到浦江郑家在历史长河中的显赫地位与功绩。位于镇口的九座牌坊建筑风格和用材都各有不同,有用木头,石头,砖头。分别写着“江南第一家”、“孝义门”、“三朝旌表”、“有序”、“恩德”、“麟凤”、“取义成仁”、“礼部尚书”、“九世同居”。每个牌坊都有一个不同的故事。

穿过牌坊,沿着溪流便可慢慢深入古镇。这道小小的溪流由西向东横贯全镇,名为白麟溪。溪水不深,溪面不宽,却是小桥密布流水潺潺,婉约而别致,象征着郑家九世同居源远流长。

如今,郑宅镇居住的基本都是郑氏后人,这条小溪便是他们的生活水源。白麟溪弯多流缓,自古就因“十桥九闸”而远近闻名,十座单孔石桥分布在全长不过半里路的街面上,两岸居民通行极为方便。九个水闸就造在每座桥的上端以控制水量,水呈梯形一级一级往下淌,为小镇增添了无限风光。

沿溪而走,在溪边有一口方井名为“孝感泉”。相传南宋初年,天下大旱,当年首创合族同居始祖郑绮的母亲卧病不起,想喝清凉的水。郑绮四处寻水未果,急得双膝跪地,乞求上天赐下甘霖。郑绮的孝心终于感动上天,一道闪电打在白麟溪边,炸出一道裂缝,地下涌出了清凉的泉水,孝感泉由此而来……这样的孝悌故事在郑宅数不胜数。

在孝感泉左侧是昌三公祠:也称眉寿堂,这里是郑氏家族举办婚礼的地方。郑氏家族早在几百年前就实行一夫一妻制,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是绝对不能纳妾的。而且郑家人选媳妇、女婿最看重人品,绝不接纳品质低下的纨绔子弟。

走进公祠,迎面是一块牌匾,上题有“凤麟”二字。在牌匾后供有一尊“老佛像”,意在此悼念建文帝。明朝建文帝逊国出逃,来到浦江郑洽家(时官翰林院侍诏)忠孝可侍,遂后将其藏匿昌三公祠内。后又因故被发现,官兵追捕到郑家,文帝藏于井中得以脱危。从此,郑治随建文帝过上逃亡的生活。郑家为悼念建文帝在昌三公祠供“老佛像”一尊。

这座曾与明朝皇室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祠堂,如今看来依然富丽堂皇,尽显气派。房上屋樑满是精美绝伦的木雕,让人叹为观止。只是走近一看,个别精美的人物雕刻面部已被破坏。据说这些都是文革时期杰作,让人感到痛惜。

“江南第一家”原指郑氏宗祠,建筑结构透着浓郁的明清风格,共有五进六十四间房,布局恢弘开阔,为当年族人的活动中心。或许是用料的缘故,多年来祠内鸟雀不居,蜘蛛不留,蚊蝇无迹,夏日清凉无比。

郑氏宗祠里有各种牌匾、对联,厅堂里摆着塑像,墙上刻画着各种图案,生动再现了郑氏家族的生活场景……边走边看,仿佛置身当年那个繁盛的大家族中。

“江南第一家”已经融入了爱民忠国,崇义重德,清廉自律,为贤是举,遵规守法,谦和民主,敬祖尊老等诸多文化元素,蓄积了厚重的历史遗存与丰富的文化底蕴。

“义门郑氏”忠孝仁义传家,以“孝义”名冠天下,明太祖亲书“孝义家”又称“郑义门”。郑义门“九世同居”的基点就是一个“孝”字,先孝后有义。古语有云“百善孝为先”,中国传统文化就提倡“以孝治天下”,称“孝为德之本”。

整个郑氏宗祠的正厅前及两侧的边厅花园内各有一个长方形池塘,三个池塘刚好形成一个“品”字,意为告诫族人,做人品行要正。塘水略有点浑浊,不过水里的红鲤还算清闲自在。

郑家人之所以造这几口井,一为告诫郑氏族人,二为畜水。郑氏家族庞大,几千人居住在一起防火也是一件大事,这些井水以备不时之需。在郑宅中头次见到这个东西,不知为何用。听当地人介绍后才知道,这是古时的消防车。据说要使用这个器物得二十多个壮汉,且需要一定的配合方能使用,冲出的水柱可达百米之高。

据说现在我们所走的郑义门是边门,当年郑氏家族希望族中有人高中状元,再开正门。正门临白麟溪而开,确实与众不同,雕龙画凤,十分华丽,上写有“郑氏宗祠”四个大字,只可惜一直以来郑氏未有人高中状元,为官都为皇帝钦点,因此此门至今未开。

出郑氏宗祠往右沿白麟溪走可见昌七公祠,它位于白麟溪上游,虽然结构看起来与昌三公祠并无差异,但作用不同,这里是郑家人吃饭的地方。当年郑宅千余人过着大家庭生活,衣食住行统一安排。吃饭时男女老幼分开,负责膳食的人会根据不同年龄、性别烧制不同菜肴,想必是为了合理膳食吧。有时,家族的家长会在吃饭时讨论一些家族事情,一举两得。

如今,小溪两岸仍住着郑氏后裔,民居、商店一家挨着一家,房屋经过简单而古朴的翻修,将古镇衬得更加古色古香。在郑宅人的心里,白麟溪流淌在幽幽的岁月里,承载着过去、现在和将来,静静地流淌。

作为一个以血缘为纽带的传统家族,“家”是一个核心活动中心,首先要突出一个“家”,郑宅的这个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家,而是“江南第一家”,这是它的灵魂所在,也是我们行走在其间应当体会的深层意义。

未经微地铁允许不得转载:微地铁 » 忘了乌镇西塘吧!这才是江南第一!不仅有如画景色,更藏着一个惊天秘闻,改变了一个王朝的命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地铁-地铁里的小旅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