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失控的高房租,原地暴涨3300元,谁榨干了北漂的血?

最近,北漂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无需多说,先看看这份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发布的七月份北京市房价数据。看到租金栏下面的一片火红了吗?环比上涨最高达7.93%!(较上月)同比上涨最高达39.69%!(较去年同期)

这不是象征租金上涨的红色,而是北漂们吐出鲜血的颜色!

全市租金均价更是上涨每月92.33元每平米,环比上涨2.63%,同比上涨21.89%!相比于购房价格的原地踏步,租房市场的表现怎一个优秀了得。

几乎所有的北漂都在说,房租是这个城市最大的门槛。

过去我们总觉得,这个门槛不会升得很快,理由是,房租是以收入为基准的,收入只要不提高,租金炒得高了就会租不出去,终究还是要落回原地。

但最近,论坛上的一张帖子,把这个问题又带回到我们面前。

1

7500炒到10800!房东都傻了

发帖的这位是陈先生,在帖子中,他直言看不懂这些中介为什么要亏本抢房子。

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据网友透露,正常为7500元一个月的整租房,中介正在以9500元的价格大肆征收。5000元一个月的房,中介开口就给8000块一个月。只要你是整租房,最终成交价总会溢出23%左右。

作为中介,李先生刚刚以8000元每月的租金,成交了东四环老君堂附近一套总面积为180多平方米的四居室,他透露,这套房子正是同链家、润邦一起和房东谈的,谈价过程如下:

房东报价 6500 

链家报价7500

李先生报价 8000(签三年)

最终的成交价比房价的出价高出23%!

深入交谈后,李先生还表示这套刚刚拿下的房源,他可以分得利润的10%。刨去起初的装修、家居等费用,头一年的分红将在1万左右,后两年收入无疑将更多。

从装修到可入住,中介李先生表示,“十天之内便可完成!“,随后,便可挂在平台上供租户选择。

“房子面积够大,我打算给每个房间建独立卫生间,装完之后,按3300元租出去,肯定抢手!” 这样算来,这套房月收入将达13200 元每月,比8000元的成交价凭空高出65%!达到房东预期的价格6500元的200%!

别忘了,在中介平台上发布的房源,每年还要给服务费,一般为一个月的房租。这样又是一笔3000左右的利润到手。

在北京,每一个整租房交给中介的过程,都是一场竞拍大会。不同的中介轮流出价,锤子则握在房东手上,谁能出到更高的价格,他手中的锤子就为谁落下去。

2

资本入局,中介们正瓜分着北京城

回头再看,那个问出“中介是不是傻”的房东,倒更像是一个小孩子。

中介当然不是傻子,他们有一套成熟而系统的工艺程序,它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强大力量。只要走完这套程序,总收入甚至会达到房东预期价格的200%!

那就是打隔断。

房子再大,也怕隔断。只要打了隔断,地下室可以住人,阳台、厨房当然也可以!甚至有的客厅角落处不需要隔断墙,拉上一道屏风,又成了一间合租房!若不是实在不方便,中介甚至有心把厕所都租出去,毕竟拆了马桶又是一个小单间。

你可以想象这些租房子的北漂们,他们睡在阴暗的地下室里;睡在油汪汪的排烟罩下面;甚至睡在阳台的地板上。在这里,人对于异性第二性征的反应是迟钝的,只要不是全裸,没有人在意你从房间出来时穿着什么。

这还不是中介的真正可怕之处。和美团、滴滴等烧钱大户刚成立时一样,现在的他们做事,是不顾及成本的。

蛋壳公寓自2015年成立后便接连融资,17年6月A+轮融资上亿元,今年2月再次获得B轮融资1亿美元。自如成立于2011年,也在2018年初完成40亿A轮融资。

有了钱干什么?烧钱!像滴滴、美团那些前辈一样用杠杆的方式去烧钱。烧钱的目的是为了圈地,市场占有率和房源数才是中介平台的目的所在。

这也是中介平台最可怕的地方,我可以不赚钱,我可以亏钱拿房源,只要我能达到圈地的目的。

在中介平台眼中,圈地的盈利效应是一条非常清晰的上扬曲线。未来总会有一天,各大平台把这偌大北京城的房子圈了个干干净净,你占了天通苑,我得了西二旗。届时,房东就很难再从中介手中拿到超额的价格了。

3

21世纪的圈地运动,北漂成了僵尸

不得不说,这样的圈地动作非常危险。

从本质上来说,二房东本就是一个分开再销售的模式,他们收房改造出租就必然推高租金。如果没有资本的加入,每个二房东要考虑实际需求,他就会有所节制,毕竟房租太高,就有可能闲置的时间更长,最终拉低整体的租金回报。而一些房东也会选择自己打隔断,跟二房东打一场价格差异的战斗,从而形成市场多样性竞争,这种良性市场机制可以有效遏制房租过快上涨。

但现在,资本的入局打破了一切,中介平台为了圈地可以不盈利,也就意味着房东只有把房子交给二房东才能实现最大收益。试问哪个房东不想赚更多呢?而一旦中介平台在整个租房市场形成了垄断,就极有可能产生哄抬房租的事情。

这看似是一个很圆满的事情,房东拿到了更高利润,中介平台烧钱圈到了地,谁是吃亏的人?答案就是那些北漂们,这个城市最疲惫也最穷苦的人。

而房租的上涨,也与北京市最近的动作有关。

2017年以来,北京的租房供给,不增反减。特别是2017年年底,大兴一场大火震动了四九城,北京开始整治群租房,在客观上压缩了供给量。

可以简单地算一笔账。北京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不超过2人”,也就说,一套100平米的小三房,最多只能住6个人,但搞成群租房,住25个人绰绰有余。仅以20人计算,清理一套群租房,意味着14个人无房可住,相当于消减了2套房源。

看数据,2017年1—4月,北京就整治违法群租房3709户,全年预计在7500套。也就是说,北京租房市场,变相减少了1万余套房源。

一系列动作的结果,就是租赁市场的供应急剧下降,需求陡然而升,最终苦的还是那些北漂们:工作半年,去了房租,再去掉水电衣食开销,工资竟一分钱都剩不下!想要追个心上人,只能找老家的朋友借上一点钱。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喜欢出门的你,总能在地铁上碰到一个刚刚毕业的年轻小伙子,他经常是高高瘦瘦的,握着扶手时有明显的肌肉,唯独脸上是面无血色的,眼神也黯淡着没什么光。原来那不是生了什么病,而是早早被房租吸干了血。

未经微地铁允许不得转载:微地铁 » 失控的高房租,原地暴涨3300元,谁榨干了北漂的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地铁-地铁里的小旅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