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31年前的稀罕物,如今成了洋快餐代名词|改革开放40年·北京印迹

1987年肯德基的开业菜单上有7.3元/份的套餐:2块吮指原味鸡+鸡汁土豆泥+菜丝沙拉+小餐包。将近8元吃一份肯德基大都是家长对孩子的奖励,绝对算得上奢侈消费。

“价格重回1987”——土豆泥0.8元/杯,吮指原味鸡2.5元/块。最近,肯德基的一项营销活动带人们穿越到了31年前。

那是1987年11月12日,中国第一家肯德基在北京前门开业,一个面带微笑的白胡子老爷爷从此走进中国人的生活。将它引入中国的是美籍华人王大东,他被誉为“中国的肯德基之父。”

王大东从一开始,就想把肯德基开在北京。“如果纯粹从市场角度来考虑,广州更开放。但北京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全国,一开始就能站在高处。”王大东说。

因为在中国从没有餐饮合资企业的先例,几乎所有的问题都要从零开始。找谁开?在哪开?能不能开?王大东想“站在高处”只能先摸着石头过河。

当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需要有合作伙伴,而这个合作伙伴只能由政府找。政府觉得,“卖鸡”得找畜牧局。于是,畜牧局成了肯德基最初的中方股东。

问题接踵而至。政策规定,中方合作伙伴需持股50%以上。开店需要外汇购买美国设备,畜牧局拿不到投资的外汇,希望旅游局合伙投资。时任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的苗立胜心中有些忐忑:虽然旅游局每年都有政府拨放的外汇,但是西式快餐,市场能有多大?

为了说服旅游局投资,王大东拍了胸脯:“若将外汇放在银行,每年三四分利。我包你五分利,赔了算我的,超过五分利,你照拿。”旅游局听了肯德基成功经验,加上稳赚不赔的承诺,终于动了心,决定一试。

另一个股东闻风而来。中国银行看到了商机,愿意拿钱出来做投资。为当中国肯德基的大股东,三家联合终于凑齐了外汇。中方最大股东是中国银行,旅游局次之,最早的畜牧局成了最小的股东。经过市外经委的撮合,最后畜牧局成了肯德基的主管单位。

第一家店,意味着一切都是开始。

首家肯德基开在哪?这是合作双方最关心的问题。有人一听是洋快餐,便提议开在使馆区,可这完全不符合王大东的初衷。他心想,我要给外国人吃的话,何必开在中国。他要在中国打开洋快餐市场。老北京有句俗话叫:天安门疏可走马,大栅栏密不透风。位于天安门广场南缘的前门地区向来是商家的必争之地。王大东也盯上了前门。他租下了前门正阳市场的三层楼,共有1500平方米,并一次性付清了10年租金,共计365万元人民币。这里将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肯德基餐厅。一、二层对外营业,共505个座,三层作为办公室。

为了给国人更正宗的西式滋味,餐厅95%以上都是进口的设备。从陈列柜、电冰箱、炸锅,到店里的勺子、桌椅甚至墙上的装饰画,都是用集装箱,从亚太地区总部新加坡运来的。

调试好了设备,王大东发现中国的土豆不合格。因为肯德基对土豆的淀粉含量有明确要求,中国土豆难以达标,只能进口。就连原料中的盐也没逃过检查。那时中国的盐太粗了,掺在调料粉里面就会产生粗细不等的问题。

不仅是原料食材,第一批入职的肯德基员工,筛选也十分严苛。当时的招聘考试在餐厅附近的北京二十九中进行,经过了笔试面试层层遴选,从2000多报名者中,选出了80名员工。女孩子1.68米以上,男生1.72米以上,全是模样端正的青葱少年,往门口一站都是一道风景。

入选后就是培训,他们坐在肯德基前门餐厅三楼的地板上,从品牌历史到服务工作流程,从日常用语到8小时微笑。那个异常炎热的8月,大家看着放培训录像的9英寸小电视,听新加坡运营经理讲课。苦虽苦,但那时候能在这样的餐厅工作,是相当有范儿的。按照国家政策,合资企业有“两免三减”(两年免税,三年减税)的优惠政策,员工也比一般国企员工的薪酬要高1.5%-1.8%。

一切准备就绪。1987年冬,肯德基前门店正式开业。那时门口的牌子还不是如今家喻户晓的KFC,而是“美国肯德基家乡鸡”,旁边还有个小牌子补充写着:美式快餐。

开业那天,异常忙碌。好奇的百姓都来前门光顾新生的美式快餐,顾客几乎需要2小时才能等到一个座位。眼看着门口排队的人群,工作人员不得不求助警察来维持秩序。当时的店员张庆红回忆,光餐厅外的队伍就有400多米,必须分段分时放人进来。即便开业很久以后,吃上一顿肯德基还要排队40分钟到1小时。前门肯德基成了不折不扣的“网红餐厅”。

中国第一家肯德基。 图片来源于新华社。

当时店里已经有“恐怖的白手套检查。”检查人员会戴上一双白手套,在店内随手查验,只要手套上有灰就会有扣分。员工都养成了随手清理的习惯,会自觉地把设备移开,清理地板、桌子腿、踢脚线等。每天下班还会刷一遍门口的台阶。

肯德基对每天的剩品也有自己的处理办法——统一销毁。有人不解,为何宁可扔掉,也不给员工福利?王大东说,发给员工会激励他们故意多做,造成浪费。

那时的菜单和现在大不一样。开业菜单上有7.3元/份的套餐:2块吮指原味鸡+鸡汁土豆泥+菜丝沙拉+小餐包。将近8元吃一份肯德基大都是家长对孩子的奖励,绝对算得上奢侈消费。 80年代罐头和冰激凌都是不得了的稀罕。如在肯德基点一份圣代杯,里面放着冰激凌,淋着草莓酱,撒上花生碎,再放一块罐头的菠萝或山楂、樱桃,绝对是最渴望的味道。

起初,肯德基的主要顾客是外宾,餐厅支持外汇、侨汇支付,甚至设有专门的窗口,服务用外汇券支付的顾客。随着当时的明星王景瑜、体操王子李宁的经常光顾,加上报纸打出的一拨拨广告,很快前门肯德基成为北京旅游的一大景点。西式快餐让人感觉新鲜,有时候甚至让人摸不着头脑:点了吮指原味鸡却问服务员要筷子;不习惯自助取餐,拿着餐盘在座位上傻等的客人都不在少数;很多人觉得既然是买炸鸡,那一定要拿着锅来装呀,于是排队的人手里有了做饭用的锅;也有人觉得吃鸡得论只买呀,于是大家的口头禅是“给我两只肯德基”。来到北京的人,必定要去肯德基尝一下。吃完的薯条包装盒要拿回家摆在显眼处,还要与门口的山德士上校人像合影纪念。

开业10个月,肯德基前门店就收回了全部投资。对于当初承诺给旅游局的五分利,也早就超额完成任务。“最后大概赚了七八十分吧。”王大东说。肯德基在大陆的成功不仅给中国人上了一课,也给美国人上了一课。这段改革开放后洋快餐进入中国的故事,后来被写进了美国MBA的教科书里。

经过了30多年的发展,肯德基早已深入人心,不再是为了奢侈一把的奖赏。吃炸鸡要筷子的顾客没有了,餐后主动收拾餐盘的消费者越来越多了。土豆无需飘洋过海,肯德基在中国的发展已带动了国内一大批相关行业,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良性循环的“经济圈”。改革开放后,人们也从吃饱到吃好,到吃得健康。肯德基从汉堡薯条炸鸡的老三样,不断创新,除为中国消费者量身定制特色产品,还推出了藜麦鸡腿沙拉等新产品,成为营养健康的倡导者。

截至2018年6月底,肯德基在1200多个城市拥有8100多家餐厅,员工数量超过46万名。肯德基已从“洋餐”变成“快餐”,微笑的白胡子老爷爷也已司空见惯。

今天,肯德基北京前门店里,三十多年的“辉煌历史”仍然随处可见,白胡子老爷爷依旧站立在门口。但它已退化成了一家普通的店铺,店面只剩一层,二层是它的兄弟餐厅必胜客,三层是一家宾馆。这里再没有排长队的顾客。在喧嚣的北京前门,中国第一家肯德基有些冷清。

未经微地铁允许不得转载:微地铁 » 31年前的稀罕物,如今成了洋快餐代名词|改革开放40年·北京印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地铁-地铁里的小旅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