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北京地铁五大隐秘事件

北京地铁其规划始于1953年,工程始建于1965年,最早的线路竣工于1969年,1971年开始运营。是华人地区第一个地铁系统。也正因其年代久远,建设过程几起几落,为北京地铁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也留下了种种秘闻引人猜测。

其实,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地铁修建之谜

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共领导人决定全力展开国内的恢复与重建。参考莫斯科地铁在莫斯科保卫战中用作防空洞与军事指挥所的经验,中共北京市委在1953年下半年制定了《关于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其中首次提出修建地下铁道,作为“平战结合”的防御手段。

1954年,一些苏联的工程师(其中一部分曾参与莫斯科地铁的建设)被邀请参加北京地铁的筹备工作。

1953年至1960年,数千名中国学生被送往苏联学习地铁的建设。

1957年,北京地铁的最早规划出炉,其中包括一条环线与7条其他线路,共172公里,有114个车站。其中两条线路被选中最先动工。其中东西向线路沿长安街建设,起始点分别为五棵松与红庙。另一条南北向线路起自颐和园,经西直门、西四和中山公园后终于北京体育馆(今国家体育总局)。这两条线路被选中的原因,是因其经过的国家机关较多。

1960年,中苏交恶,苏联专家开始撤离中国,北京地铁规划被迫暂停。

1961年,北京地铁筹建工作因三年困难时期而停止。几年后,地铁筹建工作才得以重新开始。地铁线路向西延长,以把北京城区和西山连接起来,方便国家领导人经地铁到西山避难。

1965年2月4日,批准了这个项目。

北京地铁一期工程于1965年7月1日开工,最有争议的一步就是拆除北京内城从复兴门到北京站的城墙和城门。建筑学家梁思成提议保留城墙,以作为老北京城的标志。主席则认为拆除城墙优于拆除民居。最后,周恩来总理要求保留正阳门城楼及箭楼,而其他的城门、城墙则被拆除。

地铁一期工程在1969年10月1日完工,以庆祝国庆节,但很多技术问题导致北京地铁在之后10年内事故连连。

直至1981年9月15日,通过专家鉴定,地铁一期工程经国家批准正式验收,在试运营10年之后,北京地铁终于对外开放。

消失的101和102号站之谜

细心的乘客会发现,在北京地铁全图上,一号线西段终点苹果园站的标号为103,古城站为104,往东标号逐渐变大。为什么没有101和102站呢?实际上,苹果园站再往西还有两个鲜为人知的地铁车站,即102福寿岭站和101高井站。因为当年修地铁时这两个地段的标号分别为52和53,所以,福寿岭站和高井站又俗称52号站和53号站。

其实苹果园向西北方向有四座不对外公开的战备车站,分别是福寿岭站(52#站,102)、高井站(53#站,101)、黑石头站、三家店站。作为地铁1号线一期工程最早建成的车站,自建成日起至今尚未对公众开放。

福寿岭站(地铁技校站)编号为52#,102。其中102为地铁系统的编号,52#是军用铁路系统编号(一说地铁修建时期的旧编号)。由于正式名称未对公众公布,也有人将这站称为地铁技校站。位于苹果园站西北方向福寿岭村,与地铁技校临接,距苹果园站1.6公里左右。车站构造与古城站和苹果园站基本相同,目前地面出入口仅有一个尚可使用,其他三个入口中有两个被水泥和各种杂物封死,另外一个被从内部锁住。

3号线缺失之谜

命运多舛的3号线终于要开始动工修建了,为什么那么多年一直没有3号线?一个常见的说法是3号线原计划走文津街,会经过核心机关的北门,于是杯具了,这个说法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大大偏离了事实。

要了解这件事,首先要聊到东四十条地铁站下面那个著名的幽灵换乘站,前几年管的松的时候还有人下去看过,发现整个站内装潢完整保持了80年代的风格和1、2号线的差别接近于零,这个快被人们遗忘的站台就是给传说中的3号线修的。

导致3号线流产的真正元凶,出在望京、通州和回龙观、上地的发展时间上。北京的几个卫星城当中,望京应该说算是兴起的比较早的一个。在首都机场建成后,不少韩日侨民聚居在这个地方,慢慢形成了聚居群。而通州的兴起稍晚,在京通快速路建成之后,相对方便的交通慢慢的让一部分在三环内买不起房子的人和旧城改造中的还迁户移到了这里。应该说,这两个聚居区相对来讲是比较自然地形成的。

而回龙观和上地则完全不同。回龙观因为老城拆迁和“睡城”而闻名,大量的老城住户住到了这里;而上地,则是因为国家建立中关村软件园的行政命令,导致了产业集聚,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一批IT公司,把绝大多数毕业大学生拴在了这里,让距离这片地方更近的回龙观成为了北京最大的“睡城”。在这种情况下,修一条通过回龙观、天通苑的地铁,远比修一条通向望京或者通州的地铁来的重要。

北京在此前从未规划过的情况下,在1998年的规划中增加了13号线,也就是现在颇为坑爹的城铁。因为这条线路从来没有在此前的规划当中出现,其他线路是没有和它的换乘计划的,因此,最长/最坑的几个换乘站——望京西、知春路、西二旗以及西直门全部出现在了这条线路上。也正是因为这条地铁此前全无规划,开工其它线路就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最后给予3号线致命一击的是地铁2010年规划。在这份规划出台之前,北京市的格局又出现了变化,通州新城的范围扩大,由京通快速路向北发展到了朝阳路乃至燕郊一带,因此,在这个时候帮助本就堵得不行的1号线修建一条分担压力的辅助线路成为了必须。按照此前的规划,这条线路无疑应该是6号线;但是因为6号线敏感的走向,它是不可能按照原有规划进行修建的。所以,规划局对六号线的走向做出了调整:东部走朝阳北路,方便周边房地产开发“拉动内需”;西边终点海淀五路居不变。这样的线路走向,一下就把三号线生存的空间彻底掐死了。在2011年,有人猜测,三号线或许会彻底消失。

经历多次反复,在2015年的地铁规划再次出现了三号线的身影。届时,三号线将以东西加密线的身份登场,在最敏感的皇城根-新街口-什刹海区域,它将以与六号线“共线”的奇葩方式开通。但在2017年直至很远的一段时间之内,三号线将以东西两段的断头形式运营。这个难言完美的结局,也算是从80年代末就开始传言建设的3号线给人们的一个交代吧。

东四十条站废弃之谜

关于东四十条站的故事,是一个流传在北京孩子之间久远的传说。这站的“预留车站”的问题,曾有不少网友啧啧赞叹我国的设计师怎么会如此有远见,竟然在多年前就修建了预留车站。那么请问,你认为多年前就预留的车站会那么早地安装上瓷砖和电灯,甚至售票窗口吗?那么设计师也太性急了吧?

其实那不是什么高瞻远瞩的结果,而是一个“烂尾”工程。早先修建民用地铁时就想修得全面一些,有很多交叉线路。但是人们急切地把车站建好之后,却意识到建设资金根本不足以完成浩大的工程。于是设计被简化,建成铺轨的只有我们熟悉的一号线和二号线。而所谓的“预留”站实际上就是早先工程设计中遗留下来的“遗迹”。

设计者们显然意识到了将来总有一天还有扩建地铁线路,于是保留了这些“预留”站中的大量设施,包括售票亭,举升台架和大量的照明灯。现在我们可以认为它们是名副其实的预留车站了。但是那些破败不堪的墙壁还是要大量整修的。未来线路是否真的要经过这些预留车站?谁也说不清。

有一种说法,认为其实东四十条底下的预留是为建立到机场的轨道而留的,大家没注意到东四十条车站比其他车站豪华而且大一些,这个车站还被评为80年代十大工程之一 ,可以参考北京市政府网站,搜索“八十年代十大建筑”就可以知道了。

不为人知的支线地铁之谜

北京地铁除了为人熟知的那些主线,其实还有一些支线,作为紧急辅助作用:

衙门口支线:一线地铁八角游乐园-衙门口-国家铁路京原线

在八角游乐园和古城站之间有条通向西南方向的铁道就是衙门口支线。铁道在八角体育馆旁的一个公园中爬到地面最后并入铁路线。修建这条支线也是出于军事目的,从这条线上铁路能到达西郊机场。现在地铁偶尔利用这条线调车。

一、二号线地铁联络线:

南礼士路到复兴门建有条分支铁道,是二号线未建成前通往北京站方向的老线路,二号线修好后只做联络线使用。在建国门也有一条接通一、二号线的联络线。

未经微地铁允许不得转载:微地铁 » 北京地铁五大隐秘事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地铁-地铁里的小旅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