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碗鸡丝面、一个熏肉大饼,三桥人的江湖从夜市开始

从城南坐一个小时地铁,再倒公交车坐两站才能看到“西安车辆厂”的路牌,到了这里,你就到了老城西。

如今的三桥跟老一辈人印象里的样子相差甚远,他们的故事跟着老三桥的拆拆建建消失在岁月中,但回忆里的味道还有迹可循。

说到三桥免不得要说它的夜市,而说到夜市,就不能不说这一碗酸菜鸡丝面。

一口熏肉大饼、一口酸菜鸡丝面

这个味儿只有三桥有

晚上八点,三桥的天才渐渐暗了,白天没几个人的街道也热闹了起来,有人说“三桥人的生活从夜晚降临那一刻开始。”

下午六点,白天没什么人的街道随着车辆厂旁边的熏肉大饼出摊热闹了起来。

熏肉大饼

开了20多年的熏肉大饼,一出摊附近的居民就聚过来,从最早3块一个卖到现在9块一个,贾阿姨见证了这条街几十年的变迁。

“我一直就在这里,就卖夜市这一会,最开始也没有什么想法,一不小心就开了20多年。”

现擀现炸的饼、提前准备的葱丝、现剁的熏肉、麻利的刷上酱,一个熏肉大卷拿到手不过两分钟,卖的好的时候就这几个动作,贾阿姨一晚上要重复上百次。

在车辆厂中学上过学的孩子说,“我们那时候高三,晚上九点半才上完课,出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到路对面来份锅贴再来这儿吃个熏肉大饼,上学的时候老觉得苦,现在才发现那时候才是真开心。”

不过这几天锅贴家里有事

想去尝尝的可以过一阵再去

吃过熏肉大饼天色已晚,三桥人的夜市正式开始,夜晚的建章路比白天还多了烟火气息。

车辆厂往前到高堡子,三桥地界内,前前后后开了6家二小酸菜鸡丝面,而且都是一家人开的,这个味道出了三桥就没了。

高堡子店

车辆厂子弟中学北巷店

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孩子,多半都是吃过这碗面的,二小酸菜鸡丝面从东工地的小门面,到体育场对面扩大经营,再到现在拆开来分散在三桥各地,那个最老的店铺再也找不到了,但这个味儿始终没变。

离开东工地十年

却走不出三桥的酸菜鸡丝面

以前的二小酸菜鸡丝面在东工地,一个小店就六十多平,后来搬出来,兄弟们在三桥各个地方开了自己的店也有近十年了。

但不论哪一家店,招牌还是酸菜肉丝面和生汆丸子汤

西安早都是远近闻名的“面都”了,但是只有三桥人才知道酸菜鸡丝面,它跟我们其实的面食不一样,重点不在面,而在酸菜上。

“腌酸菜很讲究的,夏天最多两三天,冬天就得一周,腌过了奏nong咧,还发白吃不成;腌不到位又没味。”

酸菜鸡丝面

最开始这家还是鸡丝,后来吃的人多了,老板忙不过来,但又要保证鸡肉的质量,干脆就把鸡丝变成了鸡块,吃的人也是长情,就这样还是一直叫鸡丝面。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个二百来碗。

面里的鸡块每天现炒,卖完不补,面是棍棍面,跟酸菜搭配在一起,倒也入味,酸辣的口感刚刚好,跟油泼辣子的辣味是两码事。

这儿还有个招牌是生汆丸子汤,不一定每天都能喝到,每天新买的肉打馅儿,卖完了就不卖了,因为是夜市,本身开门晚,一般都要卖到十一二点才会卖完。

生汆丸子汤

这里的生汆丸子汤没有香精味,纯粹的骨汤+鲜肉丸子,再加上豆腐、木耳、青菜、粉丝,以前家里的味道就是这样!

以前这里是只卖面和丸子汤的,但后来还加上了烧烤,不过加烧烤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加了的,他们在味道上也严格把关,所以下午四点一开门就有生意,吃烤肉的人能吃到后半夜。

别人家的烤肉炉子放在门口招揽生意,但这家连厨房都放在外面,莫名的一股江湖气就升腾了起来。

在门口烤肉

在门口做面

三桥的江湖气还体现在食客身上,一碗面、一盆汤吃罢,隔壁桌的老乡突然过来说“你们这么吃到向上,我给你点俩菜,这才是夜市的味儿”,紧接着二小招牌酸辣白菜和醋溜豆芽就上桌了。

帮子都入味的酸辣白菜

醋味刚刚好的醋溜豆芽

三桥的日与夜

没有人饿着离开

过去以车辆厂为中心的老三桥,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厂区子弟可能一辈子都在这里生活,它有自己的轨迹。

如今车辆厂只剩下几个标牌,三桥成了过去,但三桥人还在。

如今的三桥是繁华的,夜晚走上街头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它又与都市的繁华不同,这里是一个充满烟火气息的地方。

在街头走几步就会看到摆摊的,隔几个路口就有大小不同的市场,从白天到黑夜,这里的生活远离灯红酒绿,但是能让你酒饱饭足。

如果你不曾听过这里,不妨来看看,老西安的模样还能瞧见一二;如果你离开了许久,也该回来看看,这里变来变去,却依旧是故乡。

今日份福利

说一说你对三桥的记忆

我们将在精选留言内挑出

最精彩的5位送上

二小酸菜鸡丝面一碗

后台回复“三桥”还有惊喜哦

福利仅限建章路南段三桥车辆厂子弟中学北边巷口二小酸菜鸡丝面店

未经微地铁允许不得转载:微地铁 » 一碗鸡丝面、一个熏肉大饼,三桥人的江湖从夜市开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地铁-地铁里的小旅行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